“黑”完伊朗又制裁中国油企?美国国务卿遭外交部秒“打脸”国内外油价会受影响吗

时间:2019年07月24日 07:43:23 中财网
  “黑”完伊朗又制裁中国油企?美国国务卿遭外交部秒“打脸”国内外油价会受影响吗
  随着豁免期的结束,美伊制裁如约而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美伊局势不断升级先后令欧洲各国、日本等国受波及。而就在昨日,美方宣布了对中国原油贸易企业的制裁举措,也让中国直接卷入了紧张的局势当中,我国原油供需是迎来危机还是转机呢?
  “黑”完伊朗又制裁我国油企,蓬佩奥遭外交部秒“打脸”
  据报道,美国东部时间周一上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海外退伍军人协会举行的活动上宣布,对中国珠海振戎公司及其高管进行制裁,理由是这家中国公司从伊朗进口石油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石油禁令。蓬佩奥称,这家中国公司将无法在美国管辖地区内从事外汇、银行、资产买卖等业务。美国国务院称,美国制裁目前已经限制了伊朗90%的石油贸易。

  中国驻美大使馆驳斥蓬佩奥的声明。“中方坚决反对美国根据国内法,对中国及其他国家实施单方面制裁和所谓的‘长臂管辖权’,我们敦促美国立即纠正其错误行为,切实尊重其他各方的合法权益。”大使官一名发言人在电邮中表示。

  消息里提及的中国珠海振戎公司是经国家批准,于1994年成立的国有重点企业,现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也是中国国家授权并在世贸组织备案的具有国营进口原油贸易资质的四家企业之一,是国资委监管的大型国有企业之一。自1994年成立以来,珠海振戎公司在中东地区开拓出了一条长期,稳定的原油供应渠道,并且还成功地拓展了一般贸易项下原油、燃料油、凝析油等进口业务。还有市场消息称,珠海振戎公司从事的业务已占我国与伊朗经贸总额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而在7月22日,伊朗情报部门称破获CIA间谍网,已确认17名特工身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向全世界撒谎是他们本性的一部分,无论伊朗声称自己采取什么行动,我都持保留态度。”


  昨天,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伊朗人天生爱撒谎”,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我倒是记得,今年4月,蓬佩奥先生在得州公开发表的一次演讲中公然宣称,“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相信你们也都还记忆犹新吧。

  美国制裁对我国原油供应影响几何?
  那么对该企业的制裁到底会带来怎样影响呢?海通期货原油分析师杨安看来,这次制裁对我国原油供应影响微乎其微。“2019年以来,我国已经主动寻求进口源来替代伊朗方面供应中断带来的冲击,此次事件可以说对我国能源安全不构成重大影响。但美方的行为也让中方做好充分心理准备,做好更多应对措施以保证我国原油市场供应的稳定性。我国5年前开始向民营企业开放原油进口权,丰富原油进口方式和渠道,也为保证我国原油供应提前打下了扎实基础。”

  事实上,从近年我国原油进口数据来看,伊朗的进口占比也在不断下降。截止至2018年年底,伊朗在我国原油总进口量的占比已经下降至6.34%,而此前,该比例甚至一度超过10%。



  美伊局势阴晴不定,国际油价走向何方?
  近期美伊局势成为原油市场的一大不确定因素,美方频繁向伊朗作出强硬表态,自7月19日伊朗宣布在霍尔木兹海峡扣押在英注册油轮,英伊关系也再度紧张,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伊朗“制造事端”,并表明跟英国“统一战线”的态度。

  今日凌晨,美国石油协会(API)公布数据显示,上周API原油库存减少1096万桶,预期减少415.61万桶;汽油库存增加443.6万桶,库欣库存减少44.8万桶。数据公布后WTI原油迅速上涨,但很快回落。 最终WTI原油9月期货收涨0.55美元,报56.77美元/桶。布伦特原油9月期货收涨0.57美元,报63.83美元/桶。

  虽然地缘政治不确定提振着市场多头的信心,但基本面走弱的总基调也需要多加留意。杨安表示,在上半年OPEC+联合减产背景下,原油市场从去年的严重供应过剩局面有所改善,但随着原油市场需求不及预期,上周国际能源署将把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测下调至110万桶/天,并且表示如果全球经济进一步疲软,国际能源属可能会再次下调这一预测。“在去年年底国际能源署还预测2019年石油需求将增加150万桶/天,但今年6月,该机构将增长预期下调至120万桶/日,现在又降至110万桶/天。因此在需求不振的大背景下,OPEC+被迫再次在7月初达成一致延续减产行动9个月。供应端主动减产一方面确实能改善原油市场供应过剩局面,但也说明目前在经济疲软拖累、中美大国博弈等因素干扰下原油需求受到了压制。”杨安表示。

  与此同时,伊朗制裁问题也会在美伊双方达成协议前,继续扰动市场。“在出现明确的一致意见之前,美国将会对任何与伊朗有合作的国家和地区保持高压态势。目前来看,伊朗原油输出受限,本身对全球原油市场影响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但是由伊朗导致的中东地区地缘动荡却始终是市场的扰动因素。”杨安认为,就谈判的主题,美伊双方未来将出现反复博弈,这种扰动将在双方和解前长期存在,但不足以决定油价方向,甚至一旦和解达成,伊朗供应产能释放将对原油市场施加较大的供应压力,利空油价。
  .期.货.日.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